祂們認為,沒有更可怕的處罰,比得過從事徒勞無功和毫無希望的工作。

「薛西弗斯神話」,是我是從卡繆的散文集裡讀到的,相當有意思,跟大家來分享一下。

講起「薛西弗斯」可能比較少人聽過,但講到「不斷推著巨石從山下到山頂,又不斷看著巨石滾到山下的人」,大家應該就比較有印象了吧!

薛西弗斯在羅馬和希臘的神話裡有著不同的面貌,雖然受到的懲罰是相同的,但他是睿智的凡人、也是白目到爆的強盜

前者大致上是說,天神朱比特因為好色的關係,擄走了河神的女兒,薛西弗斯和河神打小報告,當做交換條件用以解救城鎮的雨荒。

還有就是薛西弗斯用鐵鍊鎖住了死神,結果冥府變得很空曠,冥王覺得太寂寞了受不了,只好派出戰神救回死神。

總而言之,他讓眾神覺得很不爽 XD

後者就更kuso了!

傳說中薛西弗斯在自己臨死之前,為了考驗妻子的順從與忠貞,對他的妻子說:

「我死掉之後,就把我丟在廣場上任人踐踏吧!」


結果等到他死去之後,他的妻子就真的照他的吩咐辦。

在冥府醒來的薛西弗斯,對於妻子的順從感到不可思議並覺得憤怒。(旁白:啊你是想怎樣啦!)

於是他像冥王請求,讓他回人間一趟教訓他的妻子。

而冥王也很白目的答應了他

但薛西弗斯一回到人間,馬上感覺到--

「哦哦哦哦哦!!!!空氣是那麼的新鮮!世界是那麼的美麗!」

就這樣死皮賴臉地留在人間好多年,任憑冥王苦苦地召喚、憤怒地警告,就是不肯回去冥界,總而言之就是一句話--

過太爽。

 

最後,神祇們決定處罰薛西弗斯。

眾神叫他不停地把一塊巨石推上山頂,由於它本身的重量,巨石又從山上滾下來。祂們認為,沒有更可怕的處罰,比得過從事徒勞無功和毫無希望的工作。

想像一下薛西弗斯的模樣。

烈日下,薛西弗斯一個人推著巨石,因為巨石的沈重,他咬緊牙關、臉孔扭曲,費盡全力,臉頰和肩膀緊貼著巨石,一步一步緩緩前進。

他不知道花費了多少光陰,才終於將巨石推上山頂,他鬆了一口氣,卻又再眼睜睜地看著巨石從山頂滑落--

贛!

不知道這個字怎麼唸嗎?這個字來自一棵很有名的古樹,叫贛林老木

 

但是薛西弗斯又要走到山下,重新推起這塊巨石。

不好容易推上山頂,巨石滑落山下。

「贛!」

再重新推起石頭,推到山上,石頭滑落山下。

「贛!」

石頭滑落山下。

「贛!」

石頭滑落。

「贛!」

「贛!」

「贛!」

「贛!!!!!!!!!!!!!」

(厚厚!有種異樣的爽快感)

薛西弗斯最「ㄚ\ ㄗㄚ\」(台語)的地方,在於他已經知道後果,卻要秏費無盡的光陰,將巨石推上山頂。漫長且無盡的時光,他不斷重覆這一過程,沒有終點。

如果薛西弗斯每往前一步,路途都即將結束,那麼這一切的痛苦算得上什麼?

如果薛西弗斯毫無所覺,認為推著巨石的行為,不過是他生活的一部份,他是否還會感到痛苦?

但從他死都不肯回到冥府的行為裡,我們可以發現,他是一個熱愛生命的凡人,如今卻陷入這無止盡的痛苦中。

在這裡,卡謬提出了很特別的想法。

薛西弗斯的臉上,是否帶著笑容呢?

神經病!?

當然不是。

薛西弗斯無疑是痛苦的,但我們能肯定他永遠就是那麼痛苦嗎?

在命運的扭曲下,他失去了自由、失去他渴望的人間、他被迫理解到他失去了一切,但他就要永遠那麼痛苦嗎?

渴望日光的降臨,但黑夜卻不會停止它的腳步,我們每天都被迫理解這樣的事實,每天都會意識到太陽東昇西墜,四季春夏秋冬,直到生老病死的人生必經過程。

當我們失去了生命中的摯愛,當我們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事物,每天醒來的那一刻,伴隨著呼吸的每分每秒,我們都被迫理解,已逝去的永遠也不會再回來。

眾神的桎梏之於薛西弗斯,就如同命運之於我們,同樣不可違逆,同樣無能為力。

但我們就只能如此痛苦嗎?

奧狄柏斯(Oedipus)毫無所覺地服從命運。但是當他自覺的剎那,他的悲劇就開始了。他眼睛瞎了,心意恢懶,這時他發現唯一使他和這世界還有所聯繫的是一雙少女冰冷的手。於是他驚人的宣稱:『不管這麼多的磨難,我的晚年和我崇高的靈魂,使我得到一個結論:一切都很。』

雖然說,我覺得他得到的結論應該是--他是個蘿莉控。

但這不妨礙我們讚美他的思維--他說,一切都很好

他體認到自己悲慘的命運,並且接受他,並真誠的去感受身邊所能感受到的一切快樂。

站在這個思維上,我們再回頭看一眼薛西弗斯。

將石頭推下山頂的薛西弗斯,踏著沈重的步伐走到山下,準備再次搬運他的巨石。這是眾神給予他的懲罰,眾神要看他痛苦,要看他憤怒,要看到薛西弗斯在這一切的折磨下心灰意冷

但就在薛西弗斯朝山下步行的同時,他一邊因為還要再繼續徒然的工作而感到痛苦,一邊感受夕陽微風的清涼吹拂、夏季的溫柔晚照,或許是朝陽昇起時山林的蒼翠蓊鬱。

在他全力推動巨石,氣喘吁吁、汗流雨下的同時,他聽見了清脆的鳥叫聲,看見天邊偶然飄過的幾片白雲,他想起自己喜歡的幾句詩句,悠然地唸了一陣,當然也有可能因為踩到狗屎而罵了幾句髒話

最後他將石頭推上山頂,巨石驀然滑落山下,在轟隆隆的聲響下,當他即將走下山坡,繼續那徒勞無功的工作的前一刻,我們看見他露出了笑容,我們聽見他說:

贛!一切都很好!

在他露出笑容的那一刻,薛西弗斯得到了屬於他的勝利,他依舊承受眾神的懲罰,重覆他認為枯燥不堪的工作,但這一刻他對眾神的蔑視,否定了眾神的力量

如同薛西弗斯,在面對命運剝奪我們重要的一切後,我們依舊可以面對自己的人生,然後大聲地對命運說:

 

 贛!一切都很好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drawti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