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_57266_1.jpg



  今晚,偶然發現了這本書。

  它是一本薄薄的繪本,朋友拿起來翻閱時,我剛好在旁邊一起讀了起來。

  翻到最後一頁,朋友訝異地說:「不會吧,太慘了吧,這不會是最後一頁吧!」

  在確定那真的是最後一頁後,他放下了繪本,走向其它書櫃。

  --最後一頁是一個傷心的老人,他獨自坐在桌前,燭光映照著他的臉龐

  這一頁觸動了我的心,但不是因為悲傷,而是另一種不同的情緒,我拿起繪本,重新翻閱了一次,書很薄,故事很簡單,憑著記憶可以全部寫出來,這是一個男人講述他痛失愛子的故事。

  第一頁畫的,是一個笑得很開心的男人,但他說:

  「也許你會以為畫像裡的我很開心,其實我是很傷心,卻假裝快樂,這是因為如果我露出傷心的樣子,大家會不喜歡。」

  第二頁,他獨自走著,背景一片灰濛濛的,構成他身體的筆觸是混亂的線條。

  「有時候傷心來勢洶洶,漫天蓋地的包圍著我。」

  第三頁,他兩眼無神地坐著。

  「那時候,我就變成了這個模樣。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。最讓我傷心的,是我想起我兒子埃迪的那一刻。他已經死了,我好愛他,好愛他,但他還是離我而去。」

  他的獨白給人一種沈靜的感覺,沒有強烈的情感,只是靜靜地談論自己的傷心。

  繪本裡描畫著他對兒子的回憶,描畫著在現實中的他的悲傷,有時候他會完全沈浸在悲傷裡;有時候他會想一些方法去面對悲傷;有時候他會因為悲傷而做些不好的事。

  有時候他會寫些東西談論傷心--

  他認為傷心是一塊地,有時候光亮如頂上豔陽,有時候黑暗如床下角落。

  「我寫的這最後一篇,說的是我不喜歡這個人世,我希望自己快點消失。

  接著他又說。

  「但是有時候,我愛看一些東西,看站在窗口的人,看電車載滿乘客從面前走過。」

  「接下來,我會想起一些事情,想起和母親在雨中走路。想起埃迪走在街上,笑啊笑啊笑個不停。」

  「想起埃迪在學校舞台上扮演老人,想起他在沙發上玩足球守門員救球,想起過生日。」

  「我喜歡過生日,不限於自己的生日,別人的也算,會有蠟燭,一定會有許多蠟燭。」

  就在他的回想之中,故事來到了最後一頁,最後一頁沒有文字。

  他獨自一人坐在書桌前,書桌前擺著蠟燭,蠟燭在畫中距離讀者比較近,所以顯得很大,燭光映照著他,臉龐上的線條讓他看起來像是在落淚,卻也像是面無表情。

  他凝視著蠟燭,蠟燭照耀著他。

  第二次翻閱,這一幕再次打動了我。

  故事並沒有結局,並沒有特別出現什麼事、什麼契機,故事也沒有說他最後渡過了悲傷。

  --我想這連作者自己也不知道。因此最後一頁沒有文字,如同我們的人生。

  我們永遠不會知道,自己是否渡過了悲傷.....

  觸動我的,是圖畫中他眼前的蠟燭,是擴散在畫面裡明亮的燭光。

  蠟燭在他的回憶裡,也在他的眼前。

  過去點點滴滴的美好回憶,在悲傷的時候,或許就像是蠟燭的光亮一般微不足道,但對於身處黑暗之中的我們而言,卻明亮地足以給予我們勇氣,,,,,,
  
  我想,學著去面對傷心,並不代表傷心不曾存在;因為失去幸福而傷心,並不代表過去的幸福不曾存在
  
  所以他凝視著蠟燭,蠟燭照耀著他。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drawti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