既然提到了會話課,就來寫寫和會話課有關的事。

那天,令我永生難忘--

第一次上課的時候,我以為選修的會話課相當輕鬆,就教你一些句子的用法,糾正你錯誤的發音。

但是第二次上課的時候,我看見了地獄

我的雙眼看見地獄......

第一次上課的人數很多,但那是因為另一個會話課的老師有事,所以臨時併班。

第二次上課只有五個人。

而這次的課程內容是角色扮演--

故事的背景,是一群好朋友來到餐廳點餐。

四個人演客人,一個演服務生。

每個人都會拿到兩張紙,一張是告知你,你的角色有什麼特性,另一張,則是菜單。

我要扮演的是對健康很要求的人,這還好。重點是,菜單上面的字,我只認得10%。

組合成句子之後,我更是一句也看不懂。

--我的臉都綠了。

更慘的是,在座的其它人,說起話來應答如流、談笑風聲,我覺得自己好像是置身在什麼美國電視劇裡,但是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。

--我的臉真的綠了。

我一直到後來才知道,雖然選修的會話課不會依能力分班,但除了我以外的那四個人,都來自程度很高的班級。

當時我好幾次都想奪門而出,大喊「夠了!住口!不要再說英文了!」

這裡是地獄!

我一直試圖去了解大家的對話內容,但程度差了太多,隨著時間經過,我只覺得自己的臉色愈是鐵青。

老師不斷地催促我,叫我參與對話。

而我,也只能老實地說出我的情況:

「菜單上的字我只看得懂一點點,但大家說話的內容我幾乎聽不懂。也不知道該怎麼插話。」

我以為老師會說:

「金害,你程度太差了,不適合這個班級。」

但老師卻跟我說沒關係,要我告訴她我不懂的地方。

同時,她也告訴了其它的學生,說我是第一週上課,平常一對一的對話我還能應付,但人一多,速度一快,就會應接不暇。

大家聽到我是第一週來,都很熱情地安慰我:

「我剛來的時候也是都聽不懂,每個人講話都是balabalabala。」

「我也是!我也是!一開始覺得好恐佈哦!」

「不用擔心,你大概過一個月就會習慣了。」 (但我一個月後就要走了耶!)

「啊哈哈哈哈,不要覺得沮喪,啊哈哈哈哈!」(雖然一直在笑,但我有被安慰到)

經過老師的幫忙和大家的體諒,我終於能勉強融入故事之中,也大概猜出每個人扮演的角色。

黑人先生扮演「澳客」。(扮演得相當出色!)

一位法國女士扮演「推薦大家來這家餐廳的人」

另一個法國小姐扮演「對飲食細節很講究的人」

扮演服務生的,則是一個能言善道的德國人。

不過呢!

雖然我終於能夠參與大家的對話,但畢竟我會的詞彙不多,剛開始只能勉強擠出幾個字。

至於自己學過什麼和健康有關的單字,一時之間,我也想不起來。

然而老師還是一直催促我說話。

「Tide你應該想說些什麼吧!」

「你不是很注重健康嗎?你應該有很多話想說?」

「快點說話啊!說話呀!」

最後我終於豁出去了,我對服務生說:

「雖然你推薦的蘋果派好像很好吃,但我有個朋友,去年才吃了一口你們的蘋果,就一直昏迷不醒,直到我昨天親了她一下,她才醒來耶!」

沒想到胡扯的話大受歡迎。

「噗哈哈哈哈哈!你那個朋友是不是叫白雪啊!」

「是啊......你看這件事鬧很大,大家都知道呢!」

後來氣氛忽然變得很熱烈,黑人先生扮演的澳客變得更加機車,我也掌握了說話的技巧--

服務生:「我相當推薦這道魚料理哦!」

黑人先生:「聽說最近漁貨好像有點問題耶!」

我:「等等!等等!大家聽我說!我昨天看了新聞,最近附近的海域出現一堆死魚,有謠言指出這個區域的餐廳為了節省成本,買了那些死魚!!」

黑人先生:「哈哈哈,這什麼爛餐廳,我們走了啦!」

服務生:「不!才沒有這回事,我不相信!!我不相信!!!我不相信!!!」

--總之,我還是繼續胡扯就對了

因為程度差得太多,在那一次的課程後,我曾經考慮過是不是要換班級,或者是乾脆不要繼續上會話課。

但我還是選擇了「再試看看」。

現在回頭想想,這真是一個很棒的選擇......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rawtide 的頭像
drawtide

卓太德日記

drawti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