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 寫在前頭 ]

  這篇是在ptt的輕小說版寫的,它其實是個創作練習,由某人出三個題目,再由別人透過這三個題目寫出一個故事,而寫故事的人,必需要再出三個題目,讓別人接著寫下去,以此類推。

  雖然只是個練習,不過我自己頗喜歡這個故事(畢竟是自己寫的XD)

  所以就重新潤稿,貼上來讓大家也看一下囉~

 

※ ※ ※

蜂蜜、蝌蚪、太平洋

 

  「這蝌蚪是我從太平洋的深處帶回來的!」

  「哦,你好棒。」

  我無視身邊那位電波女的發言,繼續閱讀手上的書。

  黃昏的顏色將教室渲染成略帶哀傷的色調,微風穿過半開的窗戶帶來花草的芬芳,在社團活動結束後,我獨自回到教室閱讀小說,享受片刻的寧靜。

  --原本是這樣打算的。

  「哇哇哇!!!你聽你聽!蝌蚪妹妹她說話了,她說話了!!!」

  「......」

  我打算無視,或許片刻之後她會自己安靜下來。

  「嘿嘿嘿,你知道嗎?你知道嗎?蝌蚪妹妹他說啊~」

  「......」

  「她說啊~」

  「......」

  「她說啊~」

  「......」

  「她說啊~」

  ......就在不知道是第幾次的「他說啊~」之後,我不耐煩地看了眼前的電波女一眼。

  卻見她興奮地對我說:

  「她說啊,她只要跟你輕嘴!嘟~的~那麼一下,就能恢復本來的面目變成公主耶!」

  電波女的個子嬌小,留著一頭黑色長髮,雙眸細長,不說話的時候像個文靜的千金小姐,說話的時候--哎,十足是個電波女啊!

  這次是青蛙王子的故事嗎?有完沒完啊,我忍不住回話:

  「是不是少了先變成青蛙的這個步驟?」

  「咦耶!?原來你比較喜歡親青蛙呀?」

  「是啊,畢竟蝌蚪算是青蛙裡的蘿莉,對未成年的下手不太--我說你是不是弄錯問題的焦點啦?」

  「很可惜哦,為了蝌蚪妹妹,你必須要充當一次蘿莉控了~」

  「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!?」

  我放棄和她對談,收拾書包踏上歸途。她跟在我的身後,手上捧著一個裝了水的馬克杯,馬克杯裡游著一隻青蛙蘿莉。

  這時候剛好是學校夜間部的上課時間,校門口聚集不少學生。幾乎一半的人都朝著我身後的電波女行注目禮。

  哎哎哎,他們都被電波女的外表騙了,這是一個腦袋裡裝著扭曲的童話故事的傻女生,最可怕的是她對她幻想出來的故事深信不疑。

  今天的故事是「蝌蚪公主」,而我又被編進了故事裡。

  是的,「又」被編進了故事裡。

  小時候我的很天真,很容易相信人,她跟我說了很多故事,每個故事我都信以為真,但自從「那個故事之後」,我深深後悔自己的年少無知。

  那個故事叫做「賣火柴的少年」。

  她說:「只要能用火柴燒掉一本書,就能實現一個願望哦。」

  我費盡心思真的燒掉了學校的課本(而且還一次燒兩本),但是願望並沒有實現,還挨了一頓毒打,從此不被允許接觸火柴。

  不過這沒什麼大不了,因為我因此得了火柴恐懼症,看到火柴就會臉色發黑,四肢無力,幸好現在大家幾乎都用打火機,只能說文明萬歲。

  「你不回家嗎?」

  晚霞是昏暗的紅和淡淡的紫,她的聲音在耳邊響起,等我意識到的時候,我已經站在無人的公園前,凝望著一座單人的鞦韆。
  
  「現在不想回去。」

  不想回家。

  每天放學時,我心理都是這麼想的。

  不想回去,一點都不想。

  家對別人而言是避風港,對我而言,只是一個能睡覺的地方。

  小時候遭到虐待,到育幼院被欺負,收養我的家庭則是因為養母外遇私奔、養父躲債,現在只剩我一人。

  我覺得我很幸運,因為即使遭遇這些不幸,還是能四肢完好,平安順利長大。

  然而不想回去的地方,還是不想回去。

  但是我還能到哪去呢?

  沒有特長、沒有朋友、經濟困頓的我,哪兒也去不了。
  
  我坐在鞦韆上,電波女在我後頭推著。

  「不要推啦!感覺好幼稚哦!」

  不對,我至少還有一個電波朋友。

  彷彿聽見我內心的話似的,她咕噥著說,只要我親了蝌蚪妹妹,就會再多一個朋友。

  「你夠了沒,不要再幻想那些有的沒的。」

  「記得哦,要在今晚十點之前,在嘴唇上沾著蜂蜜,然後親吻蝌蚪妹妹,她就會變成公主現身在你面前哦~如果能在太平洋做這件事的話,會更有效哦!」

  「......」

  「就在今晚,你只有一次機會哦!」

  我嘆了口氣,為什麼她會那麼電波呢?

  「如果你沒那麼電波,應該能交到不少朋友吧?就不用陪著我那麼不受歡迎的人了。」

  「你在說什麼啊?我是為了你而存在的!」

  她臉不紅氣不喘地說了這麼一句話,因為太過理直氣狀,我反而覺得更難為情。

  「什麼為了我存在,是因為只有我才會聽你講那些莫名奇妙的童話故事吧?!」

  她用力推了我一把,鞦韆飛得老高,視野驀地晃動,我緊緊握住吊繩。

  「你忘了啊,那些童話故事,一開始都是你說給我聽的。」

  「是我說的?」

  鞦韆盪了回來,我感到一陣昏眩。

  「然而你漸漸不再相信那些故事,才開始欺騙自己,說那些故事都是我編的。」

  「我......欺騙自己?」

  「因為你不再相信,所以我也漸漸失去在這個世界上存在的力量。」  

  她的聲音既悲傷又嚴肅,我急忙跳下鞦韆,卻跌倒在地上。

  晚風徐徐吹來,夕陽和平常一樣將我的身影拉得老長,但就在此刻,我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改變了。

  她看著坐在地上的我,繼續說著:

  「記得哦,今天晚上,是你最後的機會,你放棄了幻想,就是放棄了我的存在。」

  忽然之間,世界重重地晃了一下,而她就這樣消失在我的眼前,只留下微弱的最後一句話--

  「我是因為你的幻想而存在的。」

  看著空曠的公園,我想大喊她的名字,卻又喊不出她的名字。

  從小陪著寂寞的我,聽我說著一個又一個改編的童話故事,陪著我長大、上學,直到今日的她,為什麼沒有名字?

  --我是因為你的幻想而存在的。

  因為是幻想,所以沒有名字。

  因為是幻想,所以並不存在。

  因為是幻想,所以一切都是假的,都是虛幻。

  是了,那些童話是我編出來的......

  --我是因為你的幻想而存在的。

  我攤坐在地上,望向地上的馬克杯,因為是幻想,所以並不存在,但這馬克杯是怎麼一回事?

  蝌蚪妹妹在裡頭悠閒地游啊游的。

  --我是因為你的幻想而存在的。

  我大概是瘋了,我忽然覺得,只要我能相信這些想像,幻想就能存在。電波女就會回來了。

  --記得哦,要在今晚十點之前,在嘴唇上沾著蜂蜜,然後親吻蝌蚪妹妹,她就會變成公主現身在你面前哦~如果能在太平洋做這件事的話,會更有效哦!

  我大概是瘋了。

  --就在今晚,你只有一次機會哦!

  「我是天字第一號神經病!」

  我一定是瘋了。

  我大聲吼叫著,抱起馬克杯,衝到超市買了一罐蜂蜜。是的,我決定要召喚蝌蚪公主!

  只有一次機會,只有一次機會,太平洋呢,我要怎麼去太平洋?!

  啊啊啊,晚上十點以前到達,就只有那裡了......

  --於是我來到了太平洋百貨。

  呃,別說我沒誠意,總不能真的飛到太平洋。

  眼看期限只剩下十分鍾,我來不及找個偏僻的地方,只好在人潮往來之處就地解決。

  先在嘴唇上塗滿蜂蜜,然後我小心謹慎地抱起了蝌蚪妹妹。

  「天啊!那個人想做什麼?」

  「吃蝌蚪配蜂蜜嗎?變態!」

  那麼小隻你也看得到?我沒時間吐嘈路人,緊閉著嘴唇,以免真的不小心吞下去,接著,把蝌蚪妹妹貼在嘴上。

  嗯,甜甜的(這當然是蜂蜜的味道)

  一秒、二秒、三秒......一分鍾過去了,什麼也沒發生。

  我沮喪地把蝌蚪妹妹放回馬克杯。

  雖然電波女說這是最後一次機會,但等她長大之後再試看看好了。還是說要真的到太平洋去?該怎麼去呢......

  我蹲坐在熙來人往的街道上,默然看著手上的馬克杯,只覺得世界似乎停止了運轉。

  「在半路上親蝌蚪感覺如何啊?」

  一個路人拍著我的肩膀。

  「嗯,甜甜的--」

  抬起頭來,只見一個個頭嬌小的女生,她留著一頭黑色長髮,雙眸細長,不說話的時候像個文靜的千金小姐,說起話的時候--

  「電波女!!!」

  「哈囉!」

  馬路上的尖銳喇叭聲在耳邊響起,我聽見行人的喧鬧聲,我聞到悶臭的空氣,我的目光所及之處,是再熟悉不過的笑容。

  她就像平常一樣,一臉電波地打招呼。

  「你怎麼出來得那麼平淡!」

  「蛤?」

  「至少出現個閃光什麼的啊!還有蝌蚪怎麼沒有變成公主?!」

  「哎呀,我好不容易才和蝌蚪妹妹商量好,和她交換這次來人界的機會,所以要低調一點、低調一點嘛~不過聽你的口氣好像比較不希望我來的樣子。」
  
  來不及反應的瞬間,我已經緊緊抱住了她。

  這時候,眼淚不停地滑落。

  「如果我說,想換個漂亮一點的可以嗎?」 

  「你很過份耶,我對自己的外表還算有自信呢!」

  不著邊際的言詞,我幼稚地想隱瞞的真實的情感。

  「其實我比較萌馬尾。」

  然而我的眼淚,卻不停、不停滑落。

  「你在哭呀,我真的有那麼糟嗎?」

  因為我終於再度見到.......

  「不是,你是最棒的,即使是幻想,你也是最棒的。」

  再度見到......

  「我不是幻想哦,我是因為你的幻想而存在的。」

  在我幻想中最真實的朋友。

  「這樣我就可以逃離現實了。」

  「你給我好好去面對啦!」

  她推開了我,抓住我的肩膀,用一臉認真的表情說話。

  我連忙擦掉眼淚,視線飄向他處。

  「你這個電波女還想對我說教?」

  「你如果不能面對現實的話,幻想的世界就會變得枯燥乏味,失去生命力,蝌蚪妹妹就沒辦法過來了!」

  「說到這個,下次可以不要沾蜂蜜嗎?感覺好像是在吃蝌蚪。」

  「那你想沾什麼?」

  「某牌花生醬還不錯--不是啦!這樣還是會像在吃蝌蚪啊!」

  電波女放聲大笑,引來路人側目,我拉住她的手制止她的舉動,她反而開心地和我拉扯起來,真是的,真是的,這傢伙真是麻煩.......

  不過也幸好有她,我才能渡過那樣悲慘的童年,那樣寂寞的過去。

  幸好有這些幻想、這些故事......

  仰望著月光,我不禁這樣想著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rawtide 的頭像
drawtide

卓太德日記

drawti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YAnnabel
  • 好像日漫會出現ㄉ情結喔~
    極短篇是吧~
    Q捏~^^
  • 哈,輕小說的風格和日漫很像^^
    能給你日漫的感覺應該算是有成功到吧~

    drawtide 於 2009/03/11 14:41 回覆

  • momiji
  • 你故事裡的人物,一直都讓我有電影「美夢成真」的感覺喲…
  • 我覺得那是一部很玄的電影~

    drawtide 於 2009/03/11 14:37 回覆

  • toothpick
  • 蝌蚪不能住在海水裡吧?
  • 所以主角才會說對方是"電波女"呀~

    drawtide 於 2009/03/11 14:36 回覆

  • ImMorie
  • 這故事太夢幻了...
  • 不暪您說,我也覺得太夢幻了,寫完之後還在想說,這麼唬爛好嗎?不過自己還是很喜歡這一篇就是了......

    drawtide 於 2009/03/12 21:12 回覆

  • smallpear
  • 卓大也寫小說耶~
    我喜歡這一篇,很有畫面!^^
  • 我一直有在寫呢(心虛)

    文章分類的「故事」類,就是放我寫的中短篇小說。
    http://drawtide.pixnet.net/blog/category/list/1190914

    其實呢,我的網誌最一開始是打算放我寫的小說。
    還在無名的時候,網站分類的地方我還不自量力地選「文學」類 XD

    但是......因為產量太少,一直沒有更新,所以就改變主意了orz

    drawtide 於 2009/03/12 21:19 回覆

  • bestboa2003
  • 呵呵,我也有在寫小說呢,但礙於自己對愛情有恐懼症,所以抵死不寫和愛情相關的文章。
    卓大的漫畫和小說都很有自己的風格,也讓我覺得男生和女生的思考方式真的很有差別。
  • 我是很久沒戀愛, 對愛情也很不積極, 但是在極少數的作品裡, 竟然有一半是和戀愛有關的(或沾上邊的) XD

    其實我很喜歡女性作家的小說,尤其是這三位--宮部美幸、竹宮ゆゆこ、娥蘇拉.勒瑰恩。

    drawtide 於 2009/03/16 20:38 回覆

  • finochio0215
  • 大哥,我看到「太平洋百貨」時,忍笑不住....倒在辦公桌上了!

    XDDD
  • 你得到他了XD

    看來我們頻率很近,我寫下這個梗的時候嘴角有抽動一下。

    drawtide 於 2009/06/02 00:58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