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兒童相見不相識,笑問客從何處來。」

  答曰:「澳洲來。」

  前陣子同事因為澳洲來的客戶(簡稱澳客),陷於水深火熱之中,我也回憶起相似的經驗,雖然這幾年看過的怪咖不少,但印象最深刻的,永遠還是那一件事,那一幕我大概永生難忘--

  那時候,那個人就在我的面前嘶叫怒吼。

  氣勢有如發狂猛獸,遠端的鐵鍊緊緊鎖住了她,卻仿佛隨時都會被她扯斷。

  時而拍桌,時而尖銳指責。

  汙辱的、鄙視的言詞,毫不留情地一再脫出口。

  那個人高高在上的地位,或許已經讓她習慣不留情面給人。

  而當時面對她的我,剛從學校畢業,等待兵役的審驗,總而言之,只是個工讀生。

  其中詳情,就讓我娓娓道來......

  ......算了,事情太過複雜,我挑重點講好了。

  那是一個活動案,當時我和對方窗口配合,一個人做了網站、大型海報、不同尺寸的廣告文宣,最後弄的,是一本導覽手冊。

  那時候我只是一個工讀生,但因為公司唯一的設計師離職,幾乎所有的事情都落在我頭上。中間的折磨就不提了,最後的難關,就是那本導覽手冊。

  那時候已經很晚了,我得知要在隔天完成,但從來沒用過排版軟體,老闆卻不覺得這是問題,給了我indesign這套軟體,我在網路上找到中文手冊,就這樣不睡覺,一邊學一邊做很趕的案子。

  完成之後,自然就是有一套印刷的流程,在這空檔,我又繼續趕著網站的修改。

  (中間發生了一個小插曲,請參照「寒冷的那一天」)

  在這種幾乎不眠不休工作的情況下,迎接我的,則是--

  案子出包了。

  手冊的某張圖畫質不夠,另外還有幾項零碎的小問題,客戶怒氣沖沖,說是已經印了幾萬本手冊,現在要重印,要我們負責。

  但印刷是他們自己接洽的,所以印刷廠都有請他們先確認過,再決定要不要大量印刷。
  
  而他們態度強勢,擺明了不但不付我們錢,還要我們負責那些印壞的成本。

  老闆說:「總之我們沒有錯,你去那邊跟他們談。」

  我自己去跟他們談?

  ......

  約好時間,要去「談判」之前,我都還是屬於身心俱疲的狀態。

  我站在洗手台前,洗了好幾次臉,心情還是覺得很沈重。

  「煩死了!煩死了!煩死了!煩死了!煩死了!煩死了!煩死了!煩死了!煩死了!」

  明明一堆問題都是對方的問題!

  我明明只是個工讀生!

  老闆明明知道我沒經驗,還要我做!

  我們真的能站的住腳,說自己都沒錯嗎?

  我要怎麼去面對客戶!」

  我的心裡充滿了各式各樣的負面情緒,總之都是別人的錯。

  接著,又因為把過錯都怪在別人身上,對自己感到莫名的厭惡


  不斷地洗臉,然後看了一眼鏡中的自己。

  那時候,精神上的壓力相當地大,再加上好幾天睡眠不足,整個人就是一副死樣子。

  我看到鏡中自己的那個死樣子,不知為什麼,就覺得好笑起來。

  這真的是那麼了不起的事嗎?

  這真的是那麼重要的事嗎?

  這件事情,值得我那麼痛苦嗎?

  不值得,一點都不值得。

  幾年後的我,會怎麼看待現在的自己?

  對於幾年後的我,現在這一刻又有什麼樣的意義?

  想通了之後,我打起精神,重新振作了起來。

  --才怪。
創作者介紹

卓太德日記

drawti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