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月五日

接下來的計劃是,今天先把倫敦沒去過的地方逛過一遍,剩下的幾天,再前往劍僑、溫莎之類可以一日來回的郊區。

不過翻遍了旅遊書,倫敦能去的地方我幾乎都去過了,有些地方甚至還去了好幾次。

最後就跟著Hellen,來到了倫敦大學附近閒逛,這一天我們是用英文交談。

Hellen告訴我,這裡是她幾個月後,考「哎哦死」ielts的地方。

「哎哦死」似乎是很難的考試,在此就順便祝福她能通過考試,順利就讀她想唸的工業設計學校。

走過古色古香卻到處施工的街道,我們晃進了waterstone,來看看著名的英國書店有什麼書吧......嗯,英文版的火影忍者。



Hellen說有個朋友想透過漫畫來學英文,她隨手翻了一下,檢閱一下句子的難度--

「no!」

「yeah!」

「wow!」

「i kill you!」

......

「最好這樣可以拿來學英文啦!」

以上是Hellen的控訴......

離開了書店,我晃到了一家精品店,看到了很別緻的模型,本來想買個回來給朋友布丁做紀念,不過造型全是老阿婆,而且貴的要命。




中午,我們一路走到皮卡地理圓環,來到某間日本餐廳吃飯,這是一家有著很大的碗,拉麵的份量卻沒那麼多的日本料理店,我點了咖哩飯,感覺比我自己做的好吃一點點。(謎之音:只有一點點嗎?)

接著就真的是閒逛了,我在攝政街附近買了頂BROWNS的帽子,原價是30鎊,但打折之後剩7鎊,我學著某個日本朋友,在心裡喊著cheap!cheap!買下了它。

漫無目的在倫敦街頭漫步,這種悠哉的生活實在只有一個爽字了得,我們走到了不知名的橋上(對我們而言不知名),逛著不知名的景點(對我們而言不知名)。

Hellen說:

「回國以後,可以跟別人說--哦我去過好多好多地方哦!去了那個......嗯,啊,總之就是去了好多地方就對了!」

哈,話雖如此,站在橋上,倒是驚喜地發現,平常熟悉的景點,披上了不同的面貌,座落在我們的眼前--

朦朧的,仿佛在夢境般的美感。





我說:

「今天回去可以跟朋友講,我們一天之內逛了倫敦大學、國會大廈、西敏寺、倫敦眼、聖保羅大教堂、泰德美術館......雖然大部份都是遠遠的用眼睛逛,不過就不用補充說明這點了!」

雖然是說笑的,不過一天之內逛完這些地方也不是完全不可能,只是要從頭衝刺到最後就是了。

然而這樣有什麼意義呢?

就是要漫無目的亂晃,連自己去了哪裡都不知道才好啊!(大誤)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rawtide 的頭像
drawtide

卓太德日記

drawti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