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想和那女孩說話。

他想告訴女孩,故事很感人,戲演得很棒。

他找到了她的教室,找到了她,但不敢靠近,怕嚇跑了她。

這一天,他發現她放學時,走進了一間圖書館,他跟了進去,躲在角落的位子,隨手拿了本書遮著,偷偷看著她。

不一會兒,他發現手上的書,書名叫做「我的跟蹤日記」,他心裡有鬼,嚇了一大跳,連忙想換本書,他看見她放回書架的書,於是他假裝很自然地換了那本書看。

她到底讀了什麼書呢?他好奇地翻開。

然後--

他沈浸在書裡,忘了原本的目的。

他從來沒想過,原來閱讀那麼有趣。


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


他不再去電玩店,他開始認真上學,每天都和那名女孩一樣,待在圖書館裡看書,偶爾偷看她一下,卻始終提不起勇氣找她說話。

這一天,他在圖書館上廁所的時候,他聽到幾個外校的男生,在討論女生的事。

他們提起了那名女孩的外貌,然後:

「你不覺得她超正的嗎?那個女的幾乎每天都來,想不想上。」

「那你就上了她啊!跟蹤她回去,然後--」

聲音被打斷,因為他發了狂,狠狠揍了他們一頓。

外校學生趴倒在地:

「嗚......為什麼揍我們,我們只是說說而已啊。打嘴炮也犯法啊......」

他走出了廁所,發現女孩已經不在了,他很擔心,跑出圖書館。

天色已黑,他慌忙地到處找她,終於在一處轉角處找到她,他偷偷跟著,深怕她出了什麼意外。

「出來!你到底想做什麼!?」

女孩似乎有點生氣,他只好趕緊從電線杆後走出。

「我、我不是什麼壞人。」

「......」

「我們是同校的耶!妳看,我們制服一樣,我只是剛好經過。」

「......說這種話你不會覺得很蠢嗎?現在是什麼時間,你會剛好經過?你到底想做什麼?為什麼要跟蹤我!」

「我......只是想認識妳,當妳的朋友。」

「朋友?好啊。但以後不準跟蹤我。」

她回答得很爽快,側臉在街燈的照射下十分美麗。他不自覺地後退一步,有點自卑。

「真的可以嗎?像我這樣的人,妳沒聽過那些謠言嗎?」

「說你跟流氓混在一起,說你常打架,說你曾經差點殺了人嗎?反正謠言都是會誇大的吧!我想你不會是那種人。」

女孩似乎散發著天使的光芒,他無法直視,只好低下頭,輕聲地說:

「那些謠言,都是真的。」


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


他簡短地告訴了女孩事情的經過。

他看著她,下定決心要改變自己,他希望能夠變成一個,能抬頭挺胸站在她身邊的人。

於是他說:

「我會回到正常的生活,我不跟人打架,我會好好唸書,妳相信我嗎?」

「我相信你啊。」

女孩的回答相當爽快,讓他覺得很感動。

「那就這樣吧,我們是朋友了,我有個問題想問你。」

他點點頭。

「那時候你哭了對吧!」  

「什麼時......呃,妳怎麼會知道!」

原來真的被她看見了......

「你別管,你為什麼會在那時候哭出來!快說!」

眼前天使般的女孩發出惡魔般的壓迫感,他嚇了一跳,連忙說:

「因為很感動啊,非常感動,就算是現在,只要一想起來、只要一想起來......」

他不禁又哭了起來。女孩溫柔地拍著他的肩膀,他覺得他真的遇到了天使。


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


天使不是完美的,認識她以後,他常常這樣想。

天使有時候會碎碎唸,要他吃東西的時候細嚼慢嚥,坐的時候要坐正。

天使有時候會很不耐煩,他只是問她讀的書有趣嗎?天使就會一言不發,嚴厲地瞪著他。

天使有時候會很暴力,有次天使問他:

「你知道鄭愁予嗎?」

「我對魚不太了解耶,不過我很愛吃鱈魚哦!」

只是這樣回答而已,天使就揍了他一頓,還說他害她破壞形象,揍完之後又強迫他請客。

但自從和天使相處後,人總得十分開心,他覺得自己的頭腦變得更加敏銳,唸起書更是得心應手,數學考試每次都考一百分......

不過不知道為什麼,天使似乎不太滿意,每次都捏他的臉做為懲罰,他只好更努力地用功讀書。

不管怎麼樣,有她在的地方對他而言就是天堂,而她,就是他的天使。


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


某個契機,他們開始交往。

他發現天使偶爾會十分任性,尤其是每個月的某幾天,天使的神罰會十分頻繁,他一開始還承受的了,但某次不知道為什麼,他也發了脾氣,兩人就這樣分手。

他雖然十分後悔,卻不知該怎麼道歉,磨了一個星期,他每天都覺得水深火熱,最後跑到天使的面前求她原諒。

天使揍了他一拳以後,說了一聲,「原諒你了!就準你回來當我的男朋友吧!」,然後笑著跑開。

過了幾天幸福的日子後,他們又為了小事吵了起來,然後分手,又再復合。

最後他終於發現,眼前的女孩不是天使。

她會任性,她會寂寞,她需要人諒解,她只是一個脆弱的小女孩。

她不是天使,她是他最愛的女孩,這一生中他最愛的女孩。

他想要永遠愛著她。


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


那年夏天,他們分開了。

女孩隨著母親,到了遙遠的國度。

對他們而言,那是天涯海角的距離。

女孩決定要分手,但他不肯,他一直寫信給她,寫自己的生活,寫對女孩的想念。

就算女孩交了新的男朋友,寄了他們的合照,他還是不肯放棄。

「明、明明就離得很遠,算什麼合照,算什麼男朋友!」  

他用這樣的理由說服自己,他可以等,等到自己有能力,他要到女孩的身邊,然後用一生來愛她。

某天,他在熟悉的河堤邊遇見了她。

他十分驚訝,懷疑眼前的人是幻覺,而她笑著跟他說話。

她手提紙袋,對他說:

「這個是你之前寄給我的信,全都還給你,本來想丟掉的,可是這是你的東西,要怎麼處理你自己決定吧!」

他迎向前,沒有接住袋子,而是緊緊抱住她。

紙袋掉落在地上,信件散了一地。

「喂,信都--」

「不要走。」

他的聲音顫抖。

「不要離開我。」

他又重複一次:

「不要離開我。」

女孩沒有說話,然後溫柔地抱著他。

他一度以為女孩就要留在他的身邊,但女孩說:

「對不起,我不能放我媽媽一個人,她已經失去我爸了,不能再失去我。」  

他發現女孩在哭,這是他第一次聽見她哭泣的聲音,他緊緊抱住她,不發一語。

她聲音哽咽,溫柔地說:

「我呢,雖然一直沒有說出口,也不是那麼清楚,但其實很愛你哦,我希望你這一生都能快快樂樂活著。對我來講,你的幸福,是我最大的快樂。」

「所以。」她忍住大哭一場的衝動說:「我們分手吧!真正分手吧,這樣下去,我們都不會快樂,都不會真正幸福。」


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


他想了很久,想了快一個月,最後他寄信給她,告訴她,他願意放棄,但她真的願意這樣嗎?他要她親口告訴他。

他一直等著她的電話,但她並沒有再打電話過來,也沒有寄信給他。

他就這樣,等了一個多月。

他終於決定要放棄。

河堤的風吹彿他的臉,他想起女孩的溫柔,女孩的任性,女孩的執著,他想起他第一次看見的她的笑容,以及第一次看見的她的哭泣。

他對著河岸大喊她的名字,然後是:

「我不再愛妳了!我不再愛妳了!從今天開始,我不再愛妳--」

「這樣就太過份囉!我特別回來找你耶!」

是她的聲音。

他嚇了一大跳,轉過身來,女孩正看著他。

「妳.....回來了?」

「對啊,我回來了,不高興嗎?」

女孩笑著回話。

「怎麼不先打個電話......或寄封信?」

「是誰要我務必親口答覆你,卻又把電話停掉呀?」

「啊......我房間電話停了,妳只知道那隻電話!」

「真是的,大笨蛋!」

「所以......答案呢!」

「你看不出來嗎?答案是我回來啦,原本是要自己一個人回來的,但我媽不肯,她也搬回來住了,因為你這傢伙沒辦法讓她放心呢!」

他衝向前去,想抱住她,忽然停了下來。

「那、那妳那個男朋友呢?」

「早就甩掉他啦!」

「......嘿,我比較好對吧?」

他不禁得意地笑了起來。

女孩紅著臉用力搥打他的頭。

「痛!好痛!幹嘛打我啦!」

「打是情罵是愛,打你是因為我愛你啊!」

「那、那可不可以不要那麼愛我。」

「你說什--」

他緊緊地抱住了她。

「對不起,說笑的,妳對我的愛是我這一生最大的幸福,我會付出相同的愛、不,是我所能付出的,所有的愛給妳,讓妳幸福--」

「不要再說了啦,肉麻死了。」

「我是很認真在說耶,妳就不能感動一點嗎?」

「少囉嗦!」

女孩把他拉開,然後再靠近他的臉龐,他發現女孩滿臉通紅。

他感受到女孩說話時,吐出的氣息。

女孩說:

「我呢,真的很感動哦,而且,我會一直一直,不管是現在,還是更遙遠更遙遠的未來,都會一直一直,一直一直喜歡你哦......」

然後女孩的唇,印上了男孩的唇。

嘴唇分開之後,他情不自禁、非常破壞情調地問:

「真的會一直一直喜--」

「吵死了。」

和對白不相容的,很溫柔的語調,女孩的唇再度印在男孩的唇上。

夕陽的光芒溫柔地照在他們的身上,拉長了他們的影子。

風一如往常地吹拂著,路邊傳來收破爛的廣播、小朋友的哭鬧聲。

這世界,並不會因為他們的相戀而改變。

但對他們而言,因為彼此的存在,這個世界已經產生了變化。

不再那麼悲傷,不再那麼無趣。

不再那麼的寂寞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rawtide 的頭像
drawtide

卓太德日記

drawti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