闇淡.她的故事(下)

希望能一輩子在一起。

--她的這個願望,在交往一星期過後馬上就破滅了。

只是因為一個微不足道的理由。

「我不是說我要柳澄汁嗎?!」

她大聲地責怪他。

「就賣完了啊!西瓜汁也可以吧!」

「我不是說過很多次了!很~多~次了,我喝西瓜汁會拉肚子!」

「明明只說過一次。」

「你看!你看!我有說過吧!你一點都不懂得體諒我!」

「妳說什麼啊!怎麼那麼任性,我體育課上完有夠累的!還幫妳買果汁,妳還一直抱怨!」

「你受不了了嗎?我就是那麼任性!我就是那麼討人厭,不高興的話就分手啊,就分手啊!」

「......不要這樣子,我是真的受不了了。」

「那就分手吧,我才不希罕。」

她轉身走開,一步,兩步,三步,速度愈來愈慢,忽然覺得好後悔,自己因為生理期而情緒不穩定,但怎麼可以說出這樣的話。

快來追我啊,快說不想分開啊......

她回過頭,卻看見他一個人默默離開,她一直在原地看著他,但他始終沒有回頭。

她沒有哭,她告訴自己,她不在乎,她是真的不在乎。


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


她們整整一個星期不說話,後來他跑來求她原諒,她狠狠揍了他一拳,然後他們就和好了。

接著,又吵架分開。

最後她覺得不是辦法,於是--

「來啊!我們來寫對方缺點,誰寫得多誰就贏了!你贏了我們就和好!」

她心想,要接受對方的缺點,才可以真正在一起,要坦承對方的缺點,對方才會改變。

不管誰寫得比較多,她都想跟他和好如初......

她認真地寫下他的所有缺點,還列出改進的方法,寫完了之後,看了他一眼。

--他正在振筆疾書。

我的缺點有那麼多嗎?她嚇了一跳,有點生氣,但這是她自己提出來的,就要認真接受。

不過她有點不甘心,又繼續寫了幾筆他的缺點:有近視、個子不夠高、腳毛很長。近視這個沒救了,不夠高這個還有機會,腳毛的話剃光就好......

寫完了再看他一眼,只見他書寫的速度愈來愈快,轉眼間就要寫滿整張紙了。

她火大了。

「你夠了沒!!!」

她把紙張搶了過來,讀了起來:

「有點任性,但其實很善良。」

這是第一個缺點。然後是--

「我愛你......」

這算是缺點嗎?她還沒意會過來,然後是--

「我愛你......」

還有--

「我愛你......」

滿滿的紙張,寫滿了這三個字。

「我愛......你在搞什麼鬼!」

她不斷地搥打他,不斷地打,臉紅得像蕃茄一樣。

「不是說好要寫缺點嗎?你給我認真一點好嗎?!」

「我很認真想啊,想著想著就寫了這些,想換張紙重寫就被妳搶走了!我是真的--」

「肉麻死了!我不想聽!!」

「我愛--」

「吵死了!」

他們就這樣一直打打鬧鬧的,一同渡過了許多快樂的時光。

他們都不夠成熟,不懂得體諒;他們都太過倔強,不懂得放下身段;他們太過年輕,不懂得坦率;他們不懂愛情,他們不懂珍惜......

但他們對愛是真誠的。

他們深深愛著對方。

他們已經將對方視為可以共渡一生的人。

但是......


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


那年,國中畢業的暑假,他們真的要分開了。

她的母親要回到國外的總公司工作,並住在那裡,她必需一起去。

他說,他們可以遠距離戀愛。

但她不肯,分手吧,她平淡地說,喜歡一個人卻看不到他,太痛苦了,他可以喜歡別的女生,和別人一起快樂生活。

他也不肯,他們可以用寫信的方式聯絡,等他唸完大學,當完兵,工作賺了點錢,就可以去國外找她。

那時候,網路還不發達,別說是視訊,他們連電子郵件是什麼都還不知道。

她生氣了,寫信能寫多少東西?等到他有能力出國要等到什麼時候?時間會改變所有的人,她說她不可能等他那麼久。

於是他們吵了起來,直到她真的離開。


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


她認為她可以遺忘,就像母親忘記父親那樣。

她認為他會遺忘,就像父親丟下母親那樣。

剛到了新的環境,她悶不開心好幾天,最後不爭氣地寄了封信給他,告訴他,雖然分手了,他們還是可以當朋友。

而他的回信是--你等我,我一定會去找你。

她火大了,摔著枕頭出氣,怎麼都說不聽!怎麼都說不聽!算了!反正他遲早會放棄,不要理他就好了。

她開始嚐試過新的生活,她適應得很快,而且很受歡迎,她甚至交了一個男朋友,雖然只約會一次就分手(她受不了那個男生才認識不久就想親吻她),但她還是寄了他們的合照給他看,希望他放棄。

但他還是一直寄信,三天一封,從不間斷。

而她,索性不去看那些信--她原本是這樣想的,但做不到,她把信撕破,但又自己把信拼起來,她把信揉掉丟進垃圾桶,又自己跑去翻垃圾桶,把信找出來攤平。

她變得歇斯底里,害怕看到他寄來的信,又害怕他沒寄信過來。

她反覆讀著那些信,彷彿他就在身邊,但他畢竟不在身邊......

最後她受不了了,決定把信全部燒掉,但她知道自己做不到,所以--

她跟著出差的母親,回到他所在的國度,她帶了他的所有信件,要退還給他,親手還給他。

還沒到他家,她們就在熟悉的河堤邊相遇了。

他瞪大眼睛,一臉不敢相信。

她看到他呆滯的模樣,不禁笑了起來,和以前一樣呆的臉上,還戴著她送給他的「防狐狸精」眼鏡,簡單來講就是非常俗氣的眼鏡。

「喂,你是去哪呀?」

「唔,最近很容易頭痛,所以去做了腦部斷層掃描。」

「呃,結果咧?」

「結果醫生說我的腦,究水ㄟ(台語),很怪的醫生吧,就說正常就好了,說什麼很漂亮,害我心裡毛毛的。」

「噗,奇怪的是你吧!怎麼還是和以前一樣傻兮兮的。」

「......妳也沒什麼改變啊......」

她把手上的袋子拿到他面前:

「這個是你之前寄給我的信,全都還給你,本來想丟掉的,可是這是你的東西,要怎麼處理你自己決定吧!」

他迎向前,沒有接住袋子,而是緊緊抱住她。

紙袋掉落在地上,信件散了一地。

「喂,信都--」

「不要走。」

他的聲音顫抖。

「不要離開我。」

他又重複一次:

「不要離開我。」

她不知道該說什麼,只覺得腦筋一片空白,等到回過神來的時候,自己已經緊緊地抱住他了。

從懂事以後就再也沒流過的眼淚,不斷地滑落臉龐。

「對不起,我不能放我媽媽一個人,她已經失去我爸了,不能再失去我。」

他沒有回話,只是緊緊抱住她。

她聲音哽咽,溫柔地說:

「我呢,雖然一直沒有說出口,也不是那麼清楚,但其實很愛你哦,我希望你這一生都能快快樂樂活著。對我來講,你的幸福,是我最大的快樂。」

「所以。」她忍住大哭一場的衝動說:「我們分手吧!真正分手吧,這樣下去,我們都不會快樂,都不會真正幸福。」

所以,把我忘記吧......

他沒有像從前一樣,倔強地拒絕她,他只是抱著她哭泣,一直抱著她。


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※ 


一個月過去,她再也沒有收到任何一封屬於他的來信。

她在她的新世界裡笑著,不停地笑著,就像沒有任何事能困擾她那樣笑著。

然後,一個人躲在房間裡,想著他的事。

他過得好嗎?過得快樂嗎?有沒有遇到喜歡的人?會不會真的已經把我忘記了呢?

有一天,她收到了他的來信,她坐在床上讀信,信裡頭是這樣寫的:

「這幾天,我一直想著妳說的話,如果妳再拒絕我一次,我就真的放棄了。

如果沒有遇見妳,我不知道我會變成什麼樣子。

在我這一生中,妳是讓我真正感覺自己活著的人。

雖然有時候會和你吵架,但都是因為我不成熟。

我什麼都不懂,什麼都不會,連愛一個人都不知道該怎麼去做。

我只能努力地靠近妳,去聽妳聽見的聲音,去讀妳讀過的書。

那天能遇見妳,聽見你說話,我真的很開心,我很愛你,真的希望你幸福快樂,所以,如果這樣分手,妳能夠快樂的話。

我們分手吧。

但妳真的希望這樣嗎?

再務必回電給我,我想聽見你的聲音,我想聽見你親口告訴我答案。」

她心想,他終於願意了,但她一點都開心不起來,她緊緊抓著被單,被單上的皺痕愈來愈深。

她蜷曲身體,將那封信抱在胸口,彷彿他就在她懷裡一樣,她終於痛哭失聲。

「不要!我不要這樣,我不要這樣!」

她將臉埋進枕頭裡。

「我不要你忘記我!我也不想忘記你!」

淚水沾濕了枕頭。

「我到現在還是很喜歡你!以後我也要喜歡你!就算是在更遙遠更遙遠的未來,我也要喜歡你,我要一直一直喜歡你!一直一直愛你!」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rawtide 的頭像
drawtide

卓太德日記

drawti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